【人妻物语】(01-02)【作者:services】   人妻小说 
字数:9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章

  我叫杜瑾玉,今年二十八岁,主要工作是家庭主妇,不时会到老公杜孟星的公司里兼任他的秘书。在人前,我是一个倍受老公滋爱的小女人,事实上也是如此。而在家里,在床上,我有个不敢对外人说的秘密,这秘密却也是当初亲爱的追我的理由。当我卸妆、蜕去一身的负担后,在镜子里头的是一个男人!尽管这男人是多么的娇媚、多么的楚楚可怜,但它的的确确是一个男的。

  话说四年前我还不叫杜瑾玉,杜孟星的公司还不像现今如此强大时,我只是个刚出社会的新鲜人,还没有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和老公的第一次相遇可不是那么Romantic,因为我打着漂亮的领带,穿着笔挺的西装,接受孟星公司的面试,
最后却因为某些原因迟到而不被录取。当晚,一肚子气的我穿上我最爱的女装,跑到一间酒吧里喝闷酒。喝着喝着有人向我搭讪,已有六分醉意的我也没多注意,猛向那个搭讪的人大吐苦水,接着……

  「哇!!!」当我醒来时已经是隔天中午,而我全身光溜溜的睡在一个男人的臂弯里,仔细一看赫然发现他是昨天面试上的型男主考官!我就这样因为酒后乱性失去了我的第一次。

  他被我吵醒后先向我道了歉,接着要我当他的女朋友。

  在我当他的女友的这两年中,我为他的事业付出了莫大的支持,让他的公司在这一片不景气中从一只幼兽逐渐茁壮成长。

  这两年的辛劳带来的不只有如此,还是他下定决心要与我共度一生的滥觞。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在郊外一个僻静的山丘上向我求婚了,接着我们打起了野战……两周后,我们去登记了结婚,虽然登记人员一开始看我们俩的眼神怪怪的,可是还是向我们献上最真诚的祝福。

  场景回到现在,四月份的一晚,我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偎在孟星的怀里,身上仅仅穿了一套轻薄的丝绸睡裙。闻着孟星淡淡的气味,并非什么好闻的麝香味,却令我安心不已,双目并未追逐萤幕上的节目,渐渐地阖上……但是,座下却有东西顶得我不得不回神。

  「老公,想要了吗?」

  「嗯。」

  「也对呢,四天了,那来吧。」

  「好的,老婆。」

  老夫老妻之间,早就不需要多余的废话,彼此的默契使我知道他想要什么,更何况这四天因为生意憋着的不只是他,还有我呢。

  他吻上了我的唇,舌头熟练的钻入我的嘴里,而我的舌头也热烈的迎接着他;他的两手毫无阻碍地探入睡裙内,一手揉捻起胸前的如小葡萄的乳蕾,另一手则套弄起我的Gg。

  「呜……」过了一会儿,我就达到了今晚的第一次,射了个孟星满手都是,我趁此停了下来,结束这一次马拉松式的法式长吻,大大地喘了口气,玉茎却因为高潮的余韵不住地颤抖着。

  「……老公,六九……」

  「你说什么?说的那么小声。」

  他一这么讲,我害羞地不敢再多说一句,但是当我看到他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时,顿时觉得被玩弄了,粉拳撒在了他身上。孟星也知道玩笑开开就好,可别真的激怒了老婆大人,脱下了衣服,乖乖在沙发上躺好,让我可以趴在他身上。
  用鼻头碰一碰,我闻到了熟悉的气味,久违了四天的小孟星,还是那么的粗壮,将他纳入了口中,一样熟悉的可口。

  我用舌尖流利的在龟头上漫游,一下子划过沟槽间,一下子钻入那细穴中,孟星显然相当享受我的服侍,因为口中的硬物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炽热。
  孟星自然也没有闲着,他轻轻含着我的两粒丸子,手指就着稍微开始水化的精液当润滑剂开发起我的菊穴。

  一时间啧啧的水声和我喉间闷沉的低吟声充斥在客厅内。

  「啊,孟星,更用力点……」

  我嗲声呻吟着,孟星以更快地抠挖回应我,另一只手在我圆满浑厚的翘臀和修长白皙的大腿上爱抚游走,我则愈加努力地舔弄孟星的巨根。

  「呜哇!!!呜……」

  终于,孟星在我的口中爆发了,储存了四天的精液味果然特别带感。不过,他一点也没有疲软的迹象,依然是硬挺挺的。根据我从孟星以及他公司员工言语间的蛛丝马迹推敲知道,孟星换过很多女友,而且大多是因为受不了他过于强大的性能力及需求而主动提出分手的。换句话说,我满足得了孟星的需要,他征服了我,而我,也征服了他。

  话扯远了,此时此刻被弄得春潮如浪的我只想要得到孟星的进入,与他最紧密的结合!!!

  我主动起了身,孟星理解到我想干什么,帮了我,让我摆成靠在沙发上的姿态,大腿成了M字形,露出汪汪的小穴与勃勃晶莹的小瑾玉。孟星抓起我的腿,让我的腿缠住他的腰。接着,顺势一挺,毫无阻碍地挺进了我的体内!

  「喔……啊……啊……啊……哈啊……」

  我享受的叫起床来,脑子只能思考:为什么孟星的这么厉害?每次都能让我欲仙欲死的。这是多么的扎实、多么的有力,空虚的穴穴得到了最棒的填充。
  孟星也不着急,他并没有一上来就兴冲冲的大干特干,而是慢吞吞的推动着。尽管如此,每一下都是从括约肌顶到大肠口,像是要把我给顶破似的,当阳具从我身体抽离时,却又像是要我的灵魂给抽走一样。我,就在这极大的起落感中,缓缓地逼近高潮。

  「亲爱的,你知道吗?我喜欢你的淫叫声,我非常喜欢你的淫叫声。

  当听到你叫春时,我的Gg总是硬到发疼呢。」

  孟星凑到我耳边对我呢喃道,腰间动作却不停,而我回答:「……你爱听我叫吗?……呜……那……呜……那我……嗯……那我叫……叫大声点……啊!!!啊!!!啊!!!啊!!!……」

  「嗨!!!我来了喔!噢……」

  我感到直肠内的抽插更猛烈了,太舒服了,我只能靠着叫更大声来表达我是多么的愉悦。

  狂风暴雨中,我忽然感觉到小瑾玉被握住了,「嗯,流了不少呢。」

  「啊!那里……咿呀!!!」

  孟星抓住我的阴茎快速套弄起来,再加上后门的猛攻,我已经不知道我发出了什么声音了。

  「呜呜呜咿咿咿咿呀呀呀呀呀呀呀!!!」

  终于,我达到了喜悦的高峰,把我生命的精华射在了孟星胸口上。没隔几秒我感觉一道热流注进了我的肠子深处,这又让我又小高潮了一次。

  休息没多久,孟星就这样保持着插入的样子把我抱进了卧室。

  「老婆,我的运动量够了,接下来换你了喔。」

  他在床上仰躺,我则用稍稍恢复的力气坐起了身,双手压在他的胸膛上,臀部和大腿开始使力,让我的菊穴可以吞吐他的巨物。

  做到现在,大家早就汗水淋漓了,我的视线就因为剧烈的上下晃动被湿答答的浏海给挡住了。孟星体贴的用手帮我把浏海拨开,我在他脸上看到了享受,眼神中满是爱怜。突然,我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惋惜,我不懂,不过现在我也没有办法多想。

  起伏了一会儿,我终究没了气力,靠在孟星身上娇喘。孟星也休息了一下,把我扶了起来,摆成侧卧的姿势,继续着这攻防战。最后,我还是败下阵来,长时间下来我与孟星的体力差距就突显了出来。不过孟星也尽兴了,他可是在我肠子里射了四发,而我则是在他射入第四发时一起达到高潮,顺着依入孟星的怀里,进入了梦乡。

           ***  ***  ***

  Fu♂Ck****隔日,是周六,我们在床上赖到了下午一点——原本上午十一点
就要起来的,是我熬不住孟星的哀求让他又上了一次才会这样的。两人就这样在我们爱的小窝中卿卿我我,谈天说地,说着说着我忽然想起孟星那个惋惜的眼神。
  「喂!为什么你昨晚做的时候要用可惜的眼光看着我?」

  被我冷不丁这样一问,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瞟了我胸口一眼,然后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讲什么。

  但是我还是捕捉到了那一瞬间,「唉!我知道的,你前几个女友都是巨乳,你一定在想我的胸部太平了对不对……」

  「不…哎呀,可是……嗯,对,这几年没摸过真的乳房,手真的很痒,你戴的义乳手感是很好没错,可是我总觉得怪怪的。」

  「所以你希望我去隆乳对不对?」

  为何孟星点头的样子让我联想到狗狗摇着尾巴要骨头的场面呢?「好啊。」
  「纳尼?!」

  可惜手机放太远不然我一定拍下他现在的表情,孟星可是很少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的。

  「诶,别以为要浪费力气说服我了。真要讲我从很久以前就梦想着有一对漂亮的奶奶了,只是一直忘了跟你聊聊。西阶那家Vb最近进了一件低胸的连身裙,我想买下来却又怕胸口撑不起来不好看,现在刚刚好而已。」

  「喔,我爱死你了老婆!」

  他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

  「先把那件裙子买来再说吧。」

                第2章

  望着窗外的墨色,已经九点多了,孟星却还没有处理完他的企划案。我?我已经尽我所能,剩下的部分只能由孟星决定。

  我想了一会儿,向孟星打声招呼,去巡视了一遍公司门窗是否有关好。当我回来的时候孟星已经处理完了,正在收拾公事包。

  「老公,今天我开车吧。」

  孟星没多说什么,只是牵起我的手,一起走向电梯。

  一路上,孟星一句话都没讲,当然不是因为心情不好,只是太累了在闭目养神罢了。话说我好几天没跟他有亲密关系了,他是那种一旦开始认真工作,除非完成,不然不会享乐的人。看他这个死猪样,今晚大概是没戏了,不过帮我弄一次应该是可以吧……

  回到家后他的精神稍微好些了,我让他先去洗澡,然后我帮他去弄宵夜。
  孟星洗没多久就出来了,而宵夜只是一些冷冻食品罢了,微波加热很快的。
  「饿了吗老公?但是你要先吃这里呦~」

  我指了指裙下,一脸坏笑地挡在孟星和餐桌前。

  「老婆,我今天很累了。」

  「我明白,所以只要用嘴巴和手就好了。谁叫你这几天这么忙,一回来倒头就睡。」

  「是,是。不过你不是还没洗澡吗?」

  「你管我,你不是喜欢制服Play吗?」

  孟星有时可是会拉我到大楼顶层的角落躲起来,然后开始当起了老汉……有一次我在家睡午觉睡的好好的,然后被他一通电话Call过去,还要求一定要穿OL
套服,到公司后……嗯,就是这么一回事。

  孟星终究挡不住我撒娇,只得同意。

  我乖乖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用着亮晶晶的眼神看着孟星,孟星叹了口气,坐在一旁,解开我白衬衣的扣子,松下Bra,一手把弄起我可爱的椒乳,并用舌头吸吮另一边的乳首。

  「呲,呲,呲,呲……」

  「喔,老公,好舒服喔……」

  不一会他就停住了。他换蹲到我前面,轻巧地除下蕾丝内内和护垫,弹出了我的棒棒。

  「啊!轻点!」孟星居然用门牙磨前端那一截包皮,太敏感了!就这么几下,又酥又麻的,我的身子就忍不住打起颤来。

  接下来,他拉下包皮,毫不在意上面的污秽,直接含进嘴里,一下舌头绕个圈,一下来个深入的撞击,啧啧作响,搞得我脸红气喘地,我的手也不知不觉地揉起了自己的胸部。「嗯嗯!要去了!要去了!!!」

  这次我喷射了五、六秒,一个礼拜份的精华孟星倒是忍住没有吐出来,我心里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孟星了,拉起他吻了过去,与他共分彼此的体液。

  之后,孟星去漱了口,这精液的腥味真的有些重了,连我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他草草解决了宵夜,就回房就寝了。我去把阳台上的衣物收了进来,然后挑了件睡裙,就到浴室洗澡去了。

  浴室里,莲蓬头的水沿着发梢,滴落至椒乳上,看着我初露荷尖的胸部,我的回忆顺着到了三个礼拜前……

  ℃℃℃℃℃℃℃℃℃℃℃℃℃℃

  孟星联络上了一位私人整型医生,约好了时间。这位整型医生没有开诊所或医院,只有找到他后到他家才能进行会诊,他的收费较高,但是胜在隐秘性强,而且至今好像还没听说有人对手术结果有不满意的,孟星也是一个老客户介绍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

  那天,我们到了一片豪宅区,是一个女人出来接我们的,将我们领到了她家。一进屋内,浓厚的烟味冲鼻而来,她打开了空调我们才好些。接着,她招待我们坐下,倒茶给我们喝,开始商量有关丰胸的事。

  期间孟星和我都提了些要求,诸如胸部的天然手感、性功能的保证——很明显孟星向她提过我的真实性别,她并未露出惊讶的表情,只是抽烟抽个不停。
  一会儿,她带着我们从客厅走到了另一间房间,看来这里是手术房,手术台、刀具、药品柜、仪器一应俱全。她要求我脱个精光,说要检查,我迟疑了四、五秒,就动了起来。很快地,一具苗条的裸体出现在房里。医生多看了我下体几眼,看得我面红耳赤,摸了摸我的身子,又问了我几个有关生活作息的问题,思考了一下,报出了一个超出我与孟星的预期、却还在我们承受范围内的价格。

  女人在我的胸部上打了针,给了我几瓶药,吩咐了服药时间,就让我们走了,离开前还叫孟星别忘了汇钱到她的户头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的胃口特别好,我知道那是药的功效,我也知道如果没有多运动,我的身材肯定会走样的,所以我多拨出了时间去流汗。

           ***  ***  ***

  /Font〉

  光阴流逝,半年多的时间就这样走掉了,天气也变得越来越冷了。

  这半年来,因为我持续不懈的努力下,我的身材并未走样,相反地,原本有些嬴弱的身子变得有活力起来了,我也在几天前完成了我的丰胸伟业,几件以前一直想试试的低胸装现在总算可以穿上身了,不过又想到冬天的来临,这想法看来得放一阵子了。

  说到我的双峰,在我特意控制锻炼胸部肌肉下,看起来形状不只特别挺拔圆润,手感也是柔软之余富有弹性,孟星对我的双乳相当着迷,做爱时很喜欢下半身动着,双手却忙着爱抚我的胸部。连我自己也是常常情不自禁地搓揉着,有时候甚至陶醉的忘了时间。

  今晚孟星因为提前下班,和我约好了一起去吃西餐厅,终于让我有机会穿上睽违已久的低胸礼服,向孟星展现我傲人的身材!

  犹记得,当初开始服药时身体渐起的变化,皮下脂肪开始积聚,皮肤变得更细腻,身体变得丰满起来,胳膊肘和膝盖伸直的时候,会出现女性那种浅浅的柔润的小凹坑,腹部也变得软绵绵的,夜里在被窝中轻轻抚摩我的身体,感到皮肤像幼儿那样光滑柔嫩。

  还有乳房的发育,先是乳晕着色,继而在周围起一些小疙瘩,痒痒的。
  然后可以在乳头下面摸到小硬结。

  硬结越来越大,乳腺导管和腺体组织开始增生,令胸部开始突出。

  乳头在不挺起的时候会出现小凹坑,上面可以看见一些很小的小眼,这时乳头变得极敏感,稍一触动,立刻就会竖立起来。

  我喜欢这种感觉,触动乳头时,那种酥、麻、痒像触电一样的感觉!我特别喜欢走楼梯时胸部在上下跳动、晃动的那种感觉。

  我有时把手伸到衣服里面去抚摩乳房和乳头,那美妙的弹性和曲线以及难言的快感令我陶醉。

  经过半年的用药,胸部终于挺起来了。由圆盘型变成圆锥型,再涨大成半球型,看着日渐丰盈的胸部,我心中涌起一阵阵的幸福,饱满、丰挺的乳房,令我自傲的女性象征。还有臀部逐渐变宽,屁股变大、变肥,就像是一个女人的臀部圆润,32E的胸围,25吋的腰围,还有35吋的臀围,火辣的身材,现在除了阴部,
我跟真正的女人没有两样。

  「登登!!!登登!!!」

  突然时钟敲了出声,原来已经五点了,我和宝贝可是预定六点的座位,手脚可要快一点了。

  于是我穿起刚从衣橱里拿出的服饰,首先是束腰马甲,得穿马甲才有托胸跟修饰腰部的效果。接着我将胸贴黏上乳头,毕竟穿低胸礼服要是还搭配吊带胸罩的话实在是太难看了,然后是小内内,我决定今天大胆一回,不穿小内内,只穿吊带袜,为了让孟星高兴,我要豁出去了,接着穿上心爱的大红色低胸礼服,衣服穿好了。接着要化妆。

  我用眉线笔描出弯弯的眉型,在脸颊、前额上用一把大刷子轻轻刷上一些柔粉色腮红。用小刷子在眼皮上施一些眼影。又用眼线笔画出眼线,轻轻地在上、下睫毛上涂上睫毛膏,并在眉骨、颧骨和下巴上用指尖和中型刷子轻轻地涂一些萤光眼影,最后在嘴唇上擦上一点桃红色的口红,绑出一个漂亮的发髻,别上一对银制流苏耳环,拿上我的小肩包,终于赶在梦星接我前准备好了。

  我看向镜中,镜中人皮肤细嫩,腮红浓淡适宜,显得粉中带白、白里透红。下巴浑圆,稍微带一点尖,端然托着一只娇小玲珑的嘴。唇上浓浓地涂抹着口红,鲜如玫瑰、娇艳欲滴,当中是一条高而挺直的鼻梁,犹如白玉雕成。眼睑上方轻轻地涂着淡紫色的眼影,双眸秋波流转、勾人心魂,大红色的露肩礼服紧紧地裹住了身躯,前胸开得很低,露出了雪白的酥胸,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条深邃的事业线,让人无法将镜中人与男人连想再一起。

  最后我在我的耳后与胸前还有脖子喷点香水,披上仿皮草披肩来保暖,穿上高3寸的黑皮高跟鞋,只等孟星来接我了。

  不久,孟星回来了,站在门口嘴巴张了好大,眼睛也直盯着我的脸与胸部看。
  我说:「你是第一次看到我呀,这么惊讶!快进来吧。」

  孟星:「亲爱的,今晚的你实在是太美了,我真的是不知道怎么了感觉你今晚特别的娇艳。」

  我说:「是吗?是你没看过我认真打扮吧!」

  孟星:「也许吧,还有这套礼服穿在你的身上简直是完美的搭配!!!」
  我说:「谢谢你的赞美啦,快去餐厅吧,我等好久了!」

  花了约十几分钟在路上,我们到了一家有名的法式餐厅里用餐,侍者领着我俩到一处有丝绸垂下遮掩的小隔间,我饿极了,这里的餐点有特色又好吃,两人偶尔用轻声细语聊些小事,我笑的如沐春风,孟星用怜爱的眼神回望着我,令我深感被爱,心里是满满的甜蜜。

  用完餐后孟星提议到附近的小山头看烟火,他查过了,等一下有活动收尾会放烟火,我同意了。

  小山头上风景好,一眼就能看见整座城市,我和孟星到达时烟火秀正要开始。
  山头的风有些大,他紧紧的抱着我、怕我冷,双手从后环抱着我,我坐在他的腿上,我说:「老公,你真好!」

  「当然好啰,因为你是我的老婆。」

  话才说完孟星就吻上我的唇,双手也没有闲下来,早已隔着我的裙子,兵分两路的在我滑溜的粉背和翘翘的臀上轻轻的抚摸着,我们越吻越激烈,远处的烟火也越来越闪耀。

  我们一边热吻,他的一只手拉下礼服摸着我的胸部在我的胸部上搓揉,另一只手则隔着环抱着我的腰慢慢撩起我的长裙。我说这里有点冷,不要这样,但是他哪听的进去我的话,他的手指还是不停的抚摸着我的胸部,而我的心却是像火烧一样炽热的紧紧的藏到他的怀里,也无法克制从我嘴中渗透出来的欢愉喘息声,我坐在他的腿上、臀部也不断的轻扭着,我也感受到他下体也渐渐的变硬。
  急促的呼吸声传入他的耳内,使他的小弟弟更加的高涨。于是他起身将裤腰及内裤拉到大腿上,然后将我抱起来放到车头上,掀起我的裙子,却发现我今晚没有穿小内内就出来了。

  「喜……喜欢吗?」

  「喜欢,很喜欢!!!」

  他笑的好灿烂,像个大男孩似的。

  他示意要我抓好自己的双腿。我的穴口已经湿了一大片,稍微用力就让孟星进入我了。硬挺的阴茎开始一寸一寸的向我的体内慢慢顶入,我闭上了双眼,两条雪白细长的手臂环抱着他的脖颈,轻声的呻吟着。

  「瑾玉,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看你被我插入时的表情了……」

  孟星把头埋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听了他的话,我的俏脸飞上两朵红晕,我媚眼斜看,瞟着他,孟星也不与我争辩,抱着我的腰开始动了起来。

  尽管不是第一次与孟星交合了,但孟星粗大的阴茎在我的体内驰骋时,使我有一种独特的感觉,是孟星把我当成女人,来轻怜蜜爱。这种男人对女人的体贴爱意令我很陶醉。孟星每次享受着我的身体,都给我带来无以伦比的快感。
  「嗯……啊……老公……我……我不行了…」

  我无力的呻吟着。

  「啊……很紧…爽……老婆……你真可爱」

  我感觉到我肛门的里面一阵一阵紧缩着,把他的阴茎一次一次吸进去,似乎要吸尽他全部的精力,他开始全力抽插着。

  「嗯…啊……啊……老~老公……亲爱的…用力……用你的大肉棒用力干我…噢……啊……」

  我享受着下身传来的阵阵电流的脉动感,身上每个细胞如久旱逢霖般的活跃着,迎合着他的抽送,直肠壁紧紧吸吮着粗壮的阴茎,他开始全速的疯狂抽插起来。

  孟星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剧烈,而我的脸好像喝醉酒似的涨红了,只想好好享受这一刻的幸福,我觉得我的身体要溶进孟星的身体里了……

  在干了我几百下之后,孟星突然将我的双手松开,身子前倾抓住我胸前轻轻摇晃着的那对白腻浑圆,软滑柔嫩的乳房,插在我肛门里的阳具猛然勃跳了几下后,是更加狂暴的冲刺。

  接着孟星没间断的抽送了二百多次,我全身如升上了云端般浑身乏力,四肢五感充斥着销魂蚀骨的快感、欲仙欲死的高潮。

  其实孟星经过刚才强烈的抽插早就已经如箭在弦上,再加上我刚才极度欢愉下,内壁的嫩肉不断的收缩、紧夹,我感到他那硕大的龟头又澎涨了,他立刻再一次抽出那粗壮火热的巨棒,拼命的加速捣进我娇嫩紧窄的身体内。

  「啊……求求你老公……全部都给我吧……」

  我酥软无力的呻吟叫着,孟星则是像个发怒的公牛似的,疯狂挺腰冲撞我的菊穴,我被他顶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毫无招架之力。

  最后,孟星喷出一股热流,直射进我的直肠深处。浓烈滚烫的精液已全力的射进我娇嫩的身体内,被这火辣辣的热液刺激着我最敏感、最柔嫩的地方,我雪白娇柔的身体如触电般一阵痉挛,强烈的肉体刺激、高度亢奋的神经令我也一同跟孟星达到了顶点!

  一同与爱人共赴极乐真是巨大无比的幸福,滋润着我的心田最深处。

  我们像是一对连体婴一样,下体紧紧地密和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直到他的弟弟完全变软,他才恋恋不舍的从我的体内取出,这时我才发现我的礼服上满是我刚刚高潮时射出的精液。唉,这衣服可不好洗啊。

  我那糊满了浓稠花蜜的娇嫩花唇暴露在这夜的冰凉空气当中,那灼热的蜜液沿着好像风中垂柳一样剧烈抖颤着的大腿汨汨流下,孟星的手停留在了我的胸前,抓着我胸前两只白腻软滑的乳房,轻轻揉弄着,我两只软绵圆润的乳房在他的大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乳肤乳腺被男人有力的大手揉捏的快感令我的胸脯一阵阵麻酥酥的,此刻我又一次体验到做女人的感觉,我是一个男人,却可以体验到身为女人,被男人爱抚乳房的快感,这不是很奇妙吗?

  念头到这我想哭了,我很庆幸有孟星爱我,支持我当女人,我的眼框中开始泛出一丝丝的泪光。

  孟星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怎么了~怎么眼框红红的?」

  我说:「没有啦~只是想到如果没有遇见你会怎样,我想到就感觉有点难过。」
  「别再想难过的事情了。」

  孟星握着我的手说:「我们要往前看,你看我们都结婚了,因为我知道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所以我要用我的全心来爱你呀。」

  「孟星……」

  「现在我们不是有更重要的事吗?」

  「什么事?」

  「当然是造小孩啊!哎,干嘛打我?实在是你太诱人啦!让我们把握当下嘛。」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